設為首頁 | 新聞網導航

清華首次在線呈現博士研究生學術考核全過程

來源:網絡整理 | 采集俠 | 2014-06-19 10:06

清華首次在線呈現博士研究生學術評價與考核

全過程論文答辯 開啟直播模式

清華首次在線呈現博士研究生學術考核全過程

宋嵩 繪

6月初,一場“特殊”的博士論文答辯在清華大學()逸夫技術科學樓的多媒體教室里進行。

除現場答辯師生和前來觀摩的學生外,還有數位忙碌的工作人員。他們有的在教室前后架起攝像機,有的坐在操作臺前調試設備。在這里,清華大學首次在線直播博士學位論文答辯的全過程。1個多小時的直播中,清華校內有數百人次在線觀看了答辯視頻,并小范圍嘗試了線上與線下的互動。

別看互動規模不大,意義可不小。這不僅打破了以往慕課(大型開放式在線課程)只對教學過程進行線上呈現的傳統,實現了評價與考核環節線上呈現零的突破,也對博士論文答辯的質量提出了不小的挑戰。當論文答辯在線直播成為常態后,師生將面對鏡頭,接受同行業、同領域專家與學者的檢驗。

有專家表示,這對于高校教學質量與教學方式的進步,會帶來實實在在的幫助。

將學術考核暴露在公眾視線,給學生和導師更大的壓力和動力

想想看,如果你是一名即將參加論文答辯的博士研究生或者碩士研究生,不僅要接受答辯現場老師與同學的問詢和“刁難”,還要通過網絡接受國內其他高校甚至國外高校同行的注目,你會不會緊張?你會不會以更飽滿的精力、更充分的準備、更踏實的研究來面對這次挑戰?

如果你是一位導師,自己的學生即將參加直播答辯,你會不會在培養期間給予學生更多關注,提出更高要求,以保證他在答辯時不“丟人”、不“灌水”?

在答辯現場,記者發現,觀眾不算特別多。不同的答辯點中,多的有50人,少的也就五六個。但增設的攝像機,無疑將學術研究和學術考核公開在更多人視線中,壓力毋庸置疑。

清華大學地球系統科學研究中心教授羅勇表示:“論文答辯直播確實給了我們一定的壓力,答辯直播讓學生更嚴謹地對待自己的研究。”羅勇的學生樓鵬康在答辯結束后,終于松了一口氣:“準備答辯的過程中,我一直都很緊張,一再核實每個數據,一遍遍修改幻燈片。”參加答辯的化學系博士研究生吳宇恩則表示,因為鏡頭比較遠,架在教室的最后,所以緊張感倒沒那么強烈,自己最關注答辯問題本身,就害怕問題答不好。

答辯直播對于評委也是個挑戰。“是有些緊張,”擔任評委的羅勇坦言,“對于這幾名要答辯學生的論文,我是看了又看,想了又想,就怕在答辯時給出的建議不客觀。”

清華大學學位辦副主任崔凱介紹,因為直播需要架設機器,答辯場地需要大一些。但今年視頻直播答辯的現場,基本還按各個院系原來的答辯點布置。學校不去打擾、改變他們原來的答辯方式,減少因換場地給師生帶來的心理上的不安和壓力。

記者在現場觀察發現,直播全過程中,沒有喊停,沒有重拍,沒有“補”鏡頭,直播其實就是一場如實的記錄。采訪中,老師與學生們認為,直播帶來的是對提升教學質量的倒逼,將會進一步提升我國高校研究生的培養水平。

創造新知與傳播新知相結合,答辯直播使慕課內涵更豐富

提及慕課,我們常常想到的是“翻轉課堂”,想到的是教與學方式的改變。但能否將慕課引入評價與考核環節,目前還很少提及。清華大學的直播答辯,邁出了嘗試的第一步。

答辯直播視頻上線一周后,已經引起了幾十位網友的討論。網友“dabing2011”留言說:“老師的提問比較給力,各種影響因素都考慮到了,對答辯者是很高的要求了。”也有網友對這種答辯視頻上慕課的形式給予了肯定,“挺好的,希望把不同學科的論文答辯過程摘取精粹進行展示。”網友“xiuxianzhe”留言說。也有網友對這種形式拍手稱贊,“敢于公開答辯過程實屬不易,這位博士個人能力也很突出,建議其他院系、高校也能盡早做到透明化答辯。” 還有網友就論文題目、論文內容和觀點發表了見解,提出了專業建議,從現場到線上的學術問題討論已初見端倪。

“論文答辯直播、互動的過程,就是知識傳遞、分享的過程。有時候,分享的過程或許比結果更重要。”清華大學研究生院院長楊斌認為,慕課有3個關鍵因素,即不管何人、不管何時、不管何地,都能進行學習。“直播答辯就是通過普通在線視頻工具,實現線上、線下自由的學術交流,進行知識的創造、傳遞與分享。”

清華大學在線教育辦公室主任聶風華也指出,慕課作為一種基于網絡的教學方式,具有趣味性、互動性、廣泛性等特點,對于知識的學習和傳播、優質教育資源的廣泛共享具有重要意義。博士論文答辯在線直播,是將“創造新知”與“傳播新知”進行結合,特別是現場內外的“答”與“辯”,還可以成為隱性知識顯性化的創造過程。

聶風華認為,隨著全社會網絡基礎設施的升級換代和我國高校網絡基礎設施的不斷完善,各類學術資源基本具備了共享的條件,這次博士論文直播正是朝著這個方向進行的有益探索。

今年,清華大學只是在校內開展了直播答辯的嘗試,未來答辯直播或將面向校外廣大受眾。據了解,答辯直播將會在更多地區、更多學校進行,當研究生參與直播答辯形成一定規模后,積累的數據庫將對學術研究起到重要參考作用,“可能10年、20年以后,我們會有成千上萬份答辯直播的數據,這將是一筆很重要的財富。”羅勇說。

更強的互動性也是答辯直播需要進一步發展的方向。據介紹,隨著和慕課平臺的合作,在線實時評論將在不久的將來成為現實。網友們做出的不同類型的評價,可以被最大化地整合,從而推動科學研究邁向新的層次。隨著直播技術的進步,答辯的方式也將會進一步優化。“希望未來的答辯能夠實現遠程互動,而不只是單純的網絡直播。未來的答辯,老師們或許在不同的現場,一個在中國,一個在美國,一個在印度……”楊斌說。

清華首次在線呈現博士研究生學術評價與考核

全過程論文答辯 開啟直播模式

清華首次在線呈現博士研究生學術考核全過程

宋嵩 繪

6月初,一場“特殊”的博士論文答辯在清華大學逸夫技術科學樓的多媒體教室里進行。

除現場答辯師生和前來觀摩的學生外,還有數位忙碌的工作人員。他們有的在教室前后架起攝像機,有的坐在操作臺前調試設備。在這里,清華大學首次在線直播博士學位論文答辯的全過程。1個多小時的直播中,清華校內有數百人次在線觀看了答辯視頻,并小范圍嘗試了線上與線下的互動。

別看互動規模不大,意義可不小。這不僅打破了以往慕課(大型開放式在線課程)只對教學過程進行線上呈現的傳統,實現了評價與考核環節線上呈現零的突破,也對博士論文答辯的質量提出了不小的挑戰。當論文答辯在線直播成為常態后,師生將面對鏡頭,接受同行業、同領域專家與學者的檢驗。

有專家表示,這對于高校教學質量與教學方式的進步,會帶來實實在在的幫助。

將學術考核暴露在公眾視線,給學生和導師更大的壓力和動力

想想看,如果你是一名即將參加論文答辯的博士研究生或者碩士研究生,不僅要接受答辯現場老師與同學的問詢和“刁難”,還要通過網絡接受國內其他高校甚至國外高校同行的注目,你會不會緊張?你會不會以更飽滿的精力、更充分的準備、更踏實的研究來面對這次挑戰?

如果你是一位導師,自己的學生即將參加直播答辯,你會不會在培養期間給予學生更多關注,提出更高要求,以保證他在答辯時不“丟人”、不“灌水”?

在答辯現場,記者發現,觀眾不算特別多。不同的答辯點中,多的有50人,少的也就五六個。但增設的攝像機,無疑將學術研究和學術考核公開在更多人視線中,壓力毋庸置疑。

清華大學地球系統科學研究中心教授羅勇表示:“論文答辯直播確實給了我們一定的壓力,答辯直播讓學生更嚴謹地對待自己的研究。”羅勇的學生樓鵬康在答辯結束后,終于松了一口氣:“準備答辯的過程中,我一直都很緊張,一再核實每個數據,一遍遍修改幻燈片。”參加答辯的化學系博士研究生吳宇恩則表示,因為鏡頭比較遠,架在教室的最后,所以緊張感倒沒那么強烈,自己最關注答辯問題本身,就害怕問題答不好。

答辯直播對于評委也是個挑戰。“是有些緊張,”擔任評委的羅勇坦言,“對于這幾名要答辯學生的論文,我是看了又看,想了又想,就怕在答辯時給出的建議不客觀。”

清華大學學位辦副主任崔凱介紹,因為直播需要架設機器,答辯場地需要大一些。但今年視頻直播答辯的現場,基本還按各個院系原來的答辯點布置。學校不去打擾、改變他們原來的答辯方式,減少因換場地給師生帶來的心理上的不安和壓力。

記者在現場觀察發現,直播全過程中,沒有喊停,沒有重拍,沒有“補”鏡頭,直播其實就是一場如實的記錄。采訪中,老師與學生們認為,直播帶來的是對提升教學質量的倒逼,將會進一步提升我國高校研究生的培養水平。

創造新知與傳播新知相結合,答辯直播使慕課內涵更豐富

提及慕課,我們常常想到的是“翻轉課堂”,想到的是教與學方式的改變。但能否將慕課引入評價與考核環節,目前還很少提及。清華大學的直播答辯,邁出了嘗試的第一步。

答辯直播視頻上線一周后,已經引起了幾十位網友的討論。網友“dabing2011”留言說:“老師的提問比較給力,各種影響因素都考慮到了,對答辯者是很高的要求了。”也有網友對這種答辯視頻上慕課的形式給予了肯定,“挺好的,希望把不同學科的論文答辯過程摘取精粹進行展示。”網友“xiuxianzhe”留言說。也有網友對這種形式拍手稱贊,“敢于公開答辯過程實屬不易,這位博士個人能力也很突出,建議其他院系、高校也能盡早做到透明化答辯。” 還有網友就論文題目、論文內容和觀點發表了見解,提出了專業建議,從現場到線上的學術問題討論已初見端倪。

“論文答辯直播、互動的過程,就是知識傳遞、分享的過程。有時候,分享的過程或許比結果更重要。”清華大學研究生院院長楊斌認為,慕課有3個關鍵因素,即不管何人、不管何時、不管何地,都能進行學習。“直播答辯就是通過普通在線視頻工具,實現線上、線下自由的學術交流,進行知識的創造、傳遞與分享。”

清華大學在線教育辦公室主任聶風華也指出,慕課作為一種基于網絡的教學方式,具有趣味性、互動性、廣泛性等特點,對于知識的學習和傳播、優質教育資源的廣泛共享具有重要意義。博士論文答辯在線直播,是將“創造新知”與“傳播新知”進行結合,特別是現場內外的“答”與“辯”,還可以成為隱性知識顯性化的創造過程。

聶風華認為,隨著全社會網絡基礎設施的升級換代和我國高校網絡基礎設施的不斷完善,各類學術資源基本具備了共享的條件,這次博士論文直播正是朝著這個方向進行的有益探索。

今年,清華大學只是在校內開展了直播答辯的嘗試,未來答辯直播或將面向校外廣大受眾。據了解,答辯直播將會在更多地區、更多學校進行,當研究生參與直播答辯形成一定規模后,積累的數據庫將對學術研究起到重要參考作用,“可能10年、20年以后,我們會有成千上萬份答辯直播的數據,這將是一筆很重要的財富。”羅勇說。

更強的互動性也是答辯直播需要進一步發展的方向。據介紹,隨著和慕課平臺的合作,在線實時評論將在不久的將來成為現實。網友們做出的不同類型的評價,可以被最大化地整合,從而推動科學研究邁向新的層次。隨著直播技術的進步,答辯的方式也將會進一步優化。“希望未來的答辯能夠實現遠程互動,而不只是單純的網絡直播。未來的答辯,老師們或許在不同的現場,一個在中國,一個在美國,一個在印度……”楊斌說。

(人民日報)

責任編輯:admin

分享到:
更多
排列3游戏规则的六期分析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