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 新聞網導航

大悲寺被曝斂財數千萬居士如奴隸 回應:是苦修(圖)

來源:網絡整理 | 采集俠 | 2013-08-23 13:22

凌晨2點,大悲寺下院的女居士們在數米并將米里的蟲子挑出來(知情人提供)

凌晨2點,大悲寺下院的女居士們在數米并將米里的蟲子挑出來(知情人提供)

大悲寺下院的女居士們在修建寺廟和廟旁的渠道李根攝

大悲寺下院的女居士們在修建寺廟和廟旁的渠道李根攝

網曝寺院“斂財千萬”,居士生活如“奴隸”,當事人及家屬隔空喊話

近日,曾以清修苦行“不捉金錢”而聞名全國的遼寧大悲寺再度被輿論推上風口浪尖,多名網友在多個著名網絡論壇發表文章,質疑大悲寺上下兩院的僧人表面清苦實際奢華,苦修有作秀之嫌,更有網友曝其自稱不捉金錢實則瘋狂斂錢,收受居士大量捐款。而關于大悲寺種種修行方法是否妥當的爭論更是甚囂塵上,支持者與反對者在網上對罵聲四起。

這連串事件背后到底有著怎樣的隱情?羊城晚報記者采訪了本次事件當中多個帖子的當事人,對曾到大悲寺采訪的媒體人士,以及大悲寺下院(道源寺)住持妙融進行了獨家專訪,就此事展開了調查……

羊城晚報記者魯釔山實習生楊溢

一石千浪

多網帖稱大悲寺“斂財”

早在2012年初,就有一篇“海城大悲寺,有點恐怖啊”的網帖發布于某網絡社區,該帖稱寺內妙祥等以“持不捉金錢戒”為幌子,大肆接收信士居士的物質,而妙祥自身及大悲寺保持了極高的生活水準。今年4月,網文“揭開遼寧海城大悲寺的面紗”稱了解到大悲寺“吃的東西是周圍的信眾供奉,建寺的錢是有錢的居士捐的,一捐就是幾百上千萬”。其后,類似的帖子紛至沓來,其中內容最翔實的一篇發表于今年7月份。

7月下旬,“湘女散盡百萬家財身陷遼寧‘大悲寺’”的網帖出現在某論壇上。該文中稱,湖南劉女士本來“過著衣食無憂的現代化生活,家里小車、別墅一應俱全”。2011年,劉女士開始學佛,后在家中嘗試大悲寺的“佛法”。她堅持每天只吃一頓飯,到大悲寺的網站和論壇學習、交流,結果日漸消瘦。

“2012年8月,劉女士一路輾轉2000多公里,第一次來到大悲寺拜師學佛。一周之后,劉女士從大悲寺回到湖南。回來時,幾乎變了個人似的面無表情,劉的親屬說,此后,劉女士上對父母下對孩子都是不屑一顧。在劉女士的心中只有‘佛法’沒有親情。在家待了幾天后,劉女士未經家人同意,悄悄帶著自己的全部存款再次前往遼寧。至今一去不回。”

該文還對大悲寺的修行方法如“燃指供佛”、“日中一食”等表示了質疑,網帖還稱:“居士們在師傅的監督下‘聽話’、‘干活’,居士們的手機被沒收,無電視、報紙等與外界的信息溝通渠道……正常人是無法理解大悲寺的居士們不愛惜自己的生命而甘愿過奴隸般的生活的”。

羊城晚報記者隨后聯系到此文作者、湖南媒體人士李根,李根表示,該文確為他所寫。“為了不對當事人造成傷害我還改了她的名字。”“我現在感覺自己就是農夫和蛇的故事。”

劉女士的真名為唐燕飛。

1

恐懼之心

居士修行只為“成佛”

家住湖南長沙的唐燕飛共5個姐妹,她是家中的長姐。“她一直都很照顧我們的,去了大悲寺之后就不同了。”唐燕飛的妹妹小唐如是告訴羊城晚報記者。

這種情況在李根的網帖發表后表現得最為強烈——唐燕飛從遼寧趕回老家,絕食三天以死相逼,要求家人消除李根的網帖給大悲寺帶來的負面影響。

14日晚,小唐以家人的名義,在網絡上發了一篇針對大悲寺的公開信——她希望大悲寺能夠“放過”自己剛剛年過40就已滿頭白發的姐姐,讓她離開“日中一食,睡四小時”的不正常生活,好能讓身體本已不好的她先好好治病。

唐燕飛同晚實名在網上發了一個帖子,對李根的文章進行反駁,稱其文中多有不實,同時稱自己前夫張先生在接受李根采訪時也對她進行了誣蔑。而李根隨即回應,逐條進行了批駁并表示:“現在唐燕飛否認她家人的說法我可以理解,如果我真弄錯了,她的家人可以起訴我。”

兩者勢同水火。

對于后來唐燕飛的聲明,李根認為并非出自唐燕飛本人之手,因為唐燕飛文化不高,寫不出邏輯那么清晰的文章。李根懷疑那篇文章是有高僧在背后指點。

記者多次努力聯系唐燕飛,但其都沒有回應。

唐燕飛的內心深處到底是怎么想的?小唐這樣告訴羊城晚報記者:“為了了解她不顧一切(連死都不怕)去做這些事的原因,我試探性地問她‘為什么要這么做呢?’她向我說了這幾句話‘不到大悲寺修行,人死后就會進地獄,并且有三百多把刀子插進你的身體,如果現在去修行就可以成佛’,我還問她‘你就為這個?’她說:‘不為這個,受這樣的苦我發神經啊’……”

支撐她苦修的竟然是發自心底的恐懼。

責任編輯:admin

分享到:
更多
排列3游戏规则的六期分析法